天堂有您,安好!

日期:2017-05-19  作者:周红霞  来源:山西高平  浏览:574

2017年5月8日20:49分,与病魔抗争了一年两个月零八天的父亲永远离开了我们,享年69周岁。

此刻只想把父亲最后的模样牢牢记在心上。看着病床上被癌细胞折磨的早已不成人形、瘦骨如柴、再也睁开眼睛的父亲,母亲瘫软在旁,一年多揪心照料,没有白天黑夜,早已超负荷的抵压着母亲的心神,如今所有的支柱顷刻土崩瓦解。强忍悲痛不让自己哭出声,任泪水肆意流淌,此刻的母亲无助的像个孩童,无容我不去坚强,每天就像一台马达般,里外忙个不停……

小时家中家境一般,母亲无业,一家五口人全靠父亲微薄的收入过活,很是拮据。为了不让我们受苦,父亲和母亲精打细算着每一分钱,自已却时常吃着我们吃剩的饭菜。水果在当时贵且紧俏,父亲和母亲总会挤巴出点钱给我们买水果,要父亲吃时父亲总会说他不喜欢,我只能恶恨恨地说“那我扔了啊”,父亲才会接过水果大口地吃着。印象中父亲每每酒一喝多,总会给我们唱《东方红》、背毛主席语录,同时不忘语重心长地教导我们做人要实实在在、做事要勤勉公正,不管听没听进去,只能一副十足好学生模样,父亲这才罢休。父亲一生爱好颇多,下棋、养花、钓鱼……狭小的阳台摆满了各种花草、充满无限生机;时不时地溜到小区附近看几个老人下棋,看到眼急处不免指导下,即便当个观众也兴致盎然。

钓鱼是父亲一生的酷爱,什么鲫鱼、鲤鱼、草鱼、黑鱼、鲳鱼……,父亲如数珍宝,且总能一眼瞧出什么鱼。临终前几日父亲一直念叨着想钓鱼,并让我记下要的每一样东西,用心记下并尽快买了回来,父亲见到鱼具的那一刻眼神是明亮的,甚至祈盼着自己会好起来、再去钓一手鱼,然而不出几个时辰,父亲陷入昏迷再也没有醒过来。下葬当日那套新买的鱼具被小心安放于墓穴中,长久地陪着父亲。

父亲1968年3月应征入伍,1979年退役,服役期间刻苦学习毛主席著作,苦练杀敌本领,政治信念强,作风过硬,参军当年入党后很快任营级干部。退役后先后在地方乡政府任副书记、武装部部长等职,任职期间牢记党的根本宗旨,亲民爱民,深入基层,善于调查研究,为当地群众谋了不少实事好事,深受上级组织及群众好评。1997年退居二线后,离职不离岗,始终不忘初心,负责综合治理、统一战线、老干部、关心下一代等工作。任劳任怨,成绩突出,连年被评为先进个人,所负责的部门工作如综合治理实现九连冠、因老干部工作所在乡镇连续三年评为先进乡镇。

父亲从军十年,十年的军旅生涯早已将他的性格磨炼的方方正正,印象中的父亲永远与“温情”无关,即便是关心的话语从他口里说出也依旧带着棱角。父亲坚信棍棒下出良才,小时因调皮顽劣自是受了不少“奖励”,还因此怨恨父亲许久,至今想起就觉得屁股隐痛。工作后候鸟似的天南地北跑,守在父亲身边的日子屈指可数,少了许多父亲的训斥打骂,感觉很是惬意。许是年纪大的缘故,历年回家父亲在我面前言辞不多,只是不停地买回我喜欢吃的水果、想法换样地给我做好吃的,同母亲一样用最原始的方式渗透着他的爱。

父亲一生一心为公,不管何时从不允许我们因家中事而耽搁工作,即便是病入膏肓,仍在隐瞒病情,甚至在电话中鼓尽全力安慰我安心工作。曾经,我白痴似的以为真的安好,却不知父亲的谎言背后隐藏了多少无助和酸楚!现如今总算距二老不再遥远,每天给打个电话、时常回家陪伴下,然而美好的光景总是那么短暂,当我有条件陪伴父亲左右时,父亲却远我而去!

父亲的一生是操劳奉献的一生,更是正直诚实、勤俭奉公的一生,给我们留下一笔富贵的精神财富,并将永远激励着我前进。

墓园里闲云舞蹈柳轻摆、花开烂漫绿荫如海,只是这些生气更凸显出时光里的无奈和凄恻。漫漫人生,离离远道,尘世的浮华、虚荣在这里变得理性,相信天堂里,父亲仍会志存高远任君云、无怨无悔显本色,真的一切安好!

愿父亲一路走好!


】   【 打印 】   【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