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瑶山的青春岁月

日期:2017-05-19  作者:李伟  来源:浙江丽水  浏览:828

1987年5月6日,举世瞩目的衡广铁路复线大瑶山隧道胜利贯通,万里同志来大瑶山工地,代表党中央,国务院向建设者祝贺。三十年过去,当年的小伙子而今已入天命之年,每当回首那段青春岁月,一段段工作、生活场面浮现在眼前。

1982年,我告别家乡南下广东,年仅14岁就接过父亲肩上的重任,参加衡广铁路复线建设。

南粤大地,处处生机盎然,衡广铁路复线正迎来开工一年后的大干局面。来一处机筑队报到的第一天,被人事主任带到工地,路基站场上一排排推土机、铲运机你追我赶,挖掘机、发电机轰鸣声此起彼伏,工人师傅们上下班总是三五成群结伴而行十余里,一路上大家开心地谈着工作,谈着四川老家的风土人情,这一刻,我深深感受到父辈对铁路建设事业的热爱、忠诚与豪迈。

  机筑队教育部门对五名新员工进行了为期五天的半脱产培训,上午集中学习,下午车间劳动。两名授课老师都是工人师傅中文化较高的,他们讲解发动机是如何做功,二大机构、四大系统如何协调配合,转动与驱动系统是如何发挥功能。这些让我对工程机械的基本原理有了初步了解,可心中还是装着“十万个为什么”?

每天六点多钟起床,第一时间为修理班几位师傅准备好开水和洗脸水,吃过早饭便匆匆来到车间打开房门,等待修理班长安排任务,有的工作二人一组,有的多人一组,专职师傅安排徒弟都是循序渐进,由浅入深的维修工作,也就是从事机件的紧固、清洗劳动,技术难度高的任务都是师傅来主修,徒弟只能站在一旁递递工具,眼睛一刻也不能放松,生怕错过一次学习的机会。下班前,归整机修零件,清洗维修工具,每日下午打扫车间卫生,关好车间房门才算一天工作结束。

二年的学徒学习使我基本能担任工程机械简单修理,也能识别机械制图。由于自己的勤劳诚恳,好学上进,被领导推荐参加一处汽车驾驶员录用考试,在机筑队20余名青年中脱颖而出,年仅16岁,我就当上一名解放牌汽车驾驶员。

走入汽车队,一排排解放牌、东风牌货车,日本三菱,五十岭自卸车整齐停放,那一时期,汽车队包括长期在工地住勤车在100辆以上,承担着全处1-8工程队、修配厂、医院、机筑队、电站、材料厂、通讯所、电影队、供应站的生产生活运输。每日清晨,独自站在汽车队大门口,目睹一辆一辆汽车鱼贯而出,心中充满无限的好奇与向往。

举办一批汽车驾驶员培训班,只有大型国有企业才具有实力和条件,才能获得地市交管部门批准。我们一组教练林师傅是六位教练中唯一的小学文化,性格直,脾气差,做事认真,为了让我们这个组不拖后腿,教练林师傅除每天手把手指导学员驾驶操作外,晚上还来到员工宿舍,把师兄师弟召集在一起,用粉笔在混凝土地板上划着,左转弯这样拐,右转弯应该那样拐,常言道:严师出高徒,我们九位学员不负师恩,以整体实力第一全部通过韶关市交管部门考试。

汽车驾驶员实习期间,汽车队为40名学员安排的是一对一的跟车实习,我很高兴每天能比教练车多开十几公里,可郁闷的是在崎岖山路重载行驶实在难开,特别是拉着一车货物在陡坡上起步,有时几次熄火,几次下滑,看着汽车滑到悬崖边,心里害怕极了,这时,只有师父亲自操作,看着师父很轻松的起步行驶,深知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太多太多。

农历大年三十,我独自在宿舍看书,赵永光师父告诉我,晚上与几位相好的老师傅一起吃饭。下午,我买了两瓶酒给师父送去,师父接下酒后往我口袋里塞了10元钱,说道:你还年轻,花钱的地方还多,成家以后,过年过节请我去家里吃饭就行。”十几年过后,我还是单身一人,请来汽车运输公司部门同事,在新乡一家酒店为赵永光师父退休饯行。

春节以后两个月,我提前完成实习驾驶,成为本届学员中第一位单独顶车的驾驶员。这一天,大瑶山工地春光明媚,艳阳高照,行车一排黄排长交给我一辆解放牌3.5吨自卸车钥匙,我启动发动机,加大油门,一溜烟奔出汽车队大门,心情快乐得像一只小小鸟!

后来,父亲寄来一封信,告诉爷爷过世了,我难以抑制失去亲人的痛苦,在山坡上偷偷哭了起来。记得离开老家的第一天夜晚与爷爷同睡,爷爷让我记住参加工作后,早点回家。爷爷身体不好,没想离别成了永别。

阔别三年,我沿着上学的田埂路回到四川老家,久别的亲人和邻居齐聚一堂,奶奶问长问短,说我个长高了,邻居问我开汽车多神奇,一个月能拿多少钱,弟妹翻开用粮票从广东换回来的塑料用具,大开眼界,父母忙着为邻居分发糖果。此时此刻,我由衷地感到铁路工人的荣耀与自豪!

大瑶山隧道采用了国外最先进的设计和施工的方法——“新奥法”,并使用80年代国内外最先进的大型机械,实现了主要工序机械化作业。走进大瑶山工地,四臂凿岩台车、车载三菱喷浆机、966D装载机、沃尔沃装载机、佩尔利尼自卸车、三菱、五十岭自卸车、三菱砼车都在不同的施工作业线发挥功效。乍一看,俨然是一个国际机械化展览馆,唯一国产的只有黄河牌汽车,汽车队把它改装成掌子面装药的升降平台专用车。

1985年9月,大瑶山隧道开挖已过五通,也就是5公里以上,长大隧道通风是个难题,长期困惑施工技术人员。我驾驶意大利制造的佩尔利尼自卸车承担洞内出碴运输,每一循环开挖进尺四五米不等,出碴时间约在5至8小时。在掌子面装完碴后,身上的汗水基本浸透全身,只能光着膀子开车。从掌子面到衬砌模板台车一二百米之间,可视度极低,汽车灯光只起辅助作用,这时全靠汽车驾驶员的经验和判断力,从掌子面起步就一直鸣笛,加快速度抢过单行线,避免车辆堵塞,车过衬砌台车后,还有一二公里长的双线隧道,烟雾仍然大,来来往往的出碴车、砼车连成一片,会车让车时刻都不能放松,冲出大瑶山洞口停在倒碴场,驾驶员方才摘下防毒防尘口罩,长长舒一口气,轻柔一下眼睛,继续下一趟的运输工作。五六个小时七八趟运碴一个班,说起来时间不长,劳动强度极大。下班洗漱时,鼻孔里掏出来都是黑的,洗脸毛巾洗了一遍又一遍还脏。最苦的算是装载司机,二个小时在掌子面高温油烟下作业,呼吸很困难,换班后坐上我们大车出洞,心情豁然开朗。在大瑶山一个战壕里的装载司机很多,最让汽车队司机难忘的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,大家称他朱娃子,操作娴熟,装碴很快,是让我们在掌子面少等一二分钟的好司机,几年后,听说他因肺气肿离开我们,大家都为这个帅小伙表示遗憾。二十年以后,我在关角隧道惊讶地见到朱娃子,这么健康,还上高原,真是人言可畏,谣言不可信。

每次掌子面几百立方洞碴运输完成,十台佩尔利尼自卸车陆续回到大车班,大家对车辆进行全面检查清洗后整齐停放,洗过脸泡上一腕方便面狼吞虎咽。只要有人提出来,四个人又围在石板桌上玩起扑克牌,经常一蹲便是两个小时,时不时还要吵架发火,可下一次两人又凑在一起。每月开了工资,第一时间去坪石镇邮局向家里寄钱,余下的钱基本用光,我经常一个人赶上火车到韶关市,买回一大包物品,里面全是广式格子衫、录音带和金庸武侠小说,一台迷你机、一套价值几百元的音像使我成为一个时尚达人。

五年的光阴,几千名建设者日日夜夜的。1987年5月,大地一声惊雷,世界十大隧道之一的大瑶山隧道终获贯通。我的青春就是这样一个五味瓶,酸、甜、苦、辣、咸,越品越有味!


】   【 打印 】   【关闭